首页 > 农产品 > 养猪技术 >

新希望高负债养猪埋雷,交出史上最差中报,股价较高点蒸发超千亿

来源:价格百事通 作者:admin 浏览:167 次 发布时间:2021-08-01 11:27

7月20日,新希望小幅下跌,报收于12.37元,总市值缩水至557.29亿元。至此,新希望年内累计下跌已达44.78%,在A股14家饲料行业中位列第一。相较去年高点,公司市值蒸发超千亿。

 

公司股价大幅下跌的背后,新希望业绩出现剧烈下滑。7月15日,新希望发布2021年中报业绩预告,公司预亏29.5亿元至34.5亿元,而去年同期盈利31.64亿元,公司业绩预计同比下滑193.24% - 209.04%。

 

雷达财经根据同花顺IFind梳理发现,这是公司自1998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

 

对于公司业绩下滑,新希望解释称,与去年同期相比,报告期内生猪销售价格大幅下降,叠加饲料原料价格上涨及疫情影响等因素,生猪养殖成本上升,导致猪产业亏损是本期经营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

 

另外,由于市场猪价较年初发生了较大幅度下跌,公司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和谨慎性的要求,对目前存栏的消耗性生物资产按照成本与可变现净值孰低的原则做了减值测试,计提了10亿元左右的存货跌价准备。

 

不过,并非每家生猪养殖企业均亏损,甚至有公司出现业绩大涨。

 

有分析认为,新希望加杠杆太过凶猛,叠加猪周期走弱,导致公司出现巨亏。

 

股民人均较高点损失52万

 

近段时间,新希望股价跌跌不休。

 

继7月15日大跌6%之后,7月19日日盘中又创出12.01元的年内新低。7月20日,公司股价小幅下跌0.16%,报收于12.37元,总市值缩水至557.29亿元。

 

造成大跌的原因是新希望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的发布,其上半年归属股东净利润亏损29.5亿元至34.5亿元,而去年同期则盈利31.6亿元,两者相比,下滑193.24%至209.3%,这是新希望历史上首次出现半年报预亏。

 

实际上,新希望股价下跌已不是一天了。自从去年9月2日创出42.2元新高后,其股价就一直跌跌不休,尤其是今年1月以来,更是一路疯狂下跌。截至目前,其股价已经跌去了70%,总市值由1901.11亿跌至现在的557.29亿元,市值缩水1373.82多亿。截至7月9日,新希望股东人数为26.4万,以此计算,人均大概亏损52.04万。

 

在新希望的股吧,股民们发帖表达不满。有投资者发帖称,“30多块接盘,让多少人倾家荡产”的口号。

 

对于亏损的原因,新希望业绩预告的解释有两个方面。其一是生猪售价大降,再叠加饲料原料价格上涨及疫情影响等因素,使得养殖成本上升,这直接导致猪产业亏损是本半年度经营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另外,公司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和谨慎性的要求,对目前存栏的消耗性生物资产按照成本与可变现净值孰低的原则做了减值测试,计提了10亿元左右的存货跌价准备。

 

不过,2021年半年度养猪企业发布的业绩预告中,很多企业并未亏损。其中,华统股份、得利斯、京基智龙、彭都农牧的盈利还出现大幅增长。养猪龙头牧原股份预计上半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4亿至102亿元,同比去年仅下降12.83%-5.42%。

 

(部分已发布业绩预告的养猪企业的相关情况统计)    

 

有分析认为,造成新希望这一“惨局”的原因,在于其养殖成本偏高。数据显示,新希望自2021年3季度开始,养殖成本不断上涨。

 

(各大猪企养殖成本统计)

 

刘畅接班后加码养猪

 

新希望养殖成本高涨背后,源于举债投入。

 

2013年,33岁的刘畅从父亲刘永好手中接过新希望集团旗下最大板块——新希望上市公司,担负起这家拥有数万员工的企业的未来发展重责。

 

对于刘畅的接班,刘永好是彻底放手的,给了足够的权力。在刘永好看来,企业传承不仅要早,更要放。“不是说她(刘畅)当董事长,什么事都要听我的,不,她决定。”

 

在刘畅接班的2013年,公司饲料收入为461.03亿元,占营收比例为66.59%。

 

至2021年时,新希望畜养殖收入为32.25亿元,占营收比例仅为4.67%。

 

2021年,“最强猪周期”来袭,当时的猪肉价格暴涨,很多城市卖到30元至40多元每斤。

 

在刘畅的主导下,新希望则在养猪板块迅猛地做加法。公开报道显示,2021年12月至2021年7月的,新希望发布了6则新建生猪养殖项目公告,共计投入298.46亿元,建设59个项目,年出栏量合计2233.5万头。而据新希望2021年的披露,在建工程规模为110亿,在养猪企业中排第二,仅次于牧原股份;不过,其生物资产排行业第一,拥有117亿元规模。

 

公司巨资投入一度带来业绩。新希望财报显示,2021年养猪产业营收占比从2021年的9.12%提升至22.56%;对应的禽类养殖则从2021年的26.03%骤降至16.74%,作为新希望营收占比最大的饲料产业也同样有所下降。

 

在猪周期内,养猪带来的毛利更是水涨船高。2021年,新希望饲料产业占营收47%,但毛利率仅为7.22%,全年实现毛利润37.27亿元。养猪猪产业毛利率却达23.13%,是饲料业务的3.2倍。另外,养猪业务占比营收仅两成,全年实现毛利润57.31亿元,比占据营收近半壁江山的饲料业务多出了34.9%。

 

2021年新希望突破千亿营收,实现了父亲刘永好多年心愿,公司归母净利润也连续两年稳定在约50亿元左右。

 

“猪周期”走弱叠加高负债导致巨亏

 

然而,公司大举加码生猪养殖,也遗留下巨大隐患。

 

新希望发力生猪养殖的资金多来自银行,新希望新建的生猪养殖项目多为20%的自有资金和80%的银行贷款组成。

 

当时,就有专家和媒体认为新希望这种疯狂建造,并不明智,“在建工程的很大程度取决于猪周期,如果在建工程完工后,不能满负荷运作,而是处于闲置状态,那相关企业的未来业绩必然会受影响。”可刘畅领导下的新希望并没有停下扩产的脚步,今年1月至6月,相关数据还显示,新希望增加了长期借款110亿,用途是生猪养殖场的建设以及优化有息债务结构。

 

新希望已经尝到了扩张带来的恶果。疫情放缓后,2021年,1.5万多家大型养猪场恢复运营,另外1.3万家新建的大型养猪场进入养殖领域,进入2021年,生猪供大于求,价格进入下跌周期。今年上半年,生猪从年初的超36元/公斤一路下跌至六月末的约12元/公斤,疯狂扩产的新希望不得不发布预告上半年亏损。

 

在解释上半年的亏损时,新希望称对目前存栏的消耗性生物资产按照成本与可变现净值孰低的原则做了减值测试,计提了10亿元左右的存货跌价准备。

 

7月20日,农业农村部召开例行发布会介绍今年上半年全国农业农村经济运行情况。谈及猪肉价格后续市场走势,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二级巡视员辛国昌指出,随着消费趋旺,可能养猪能够回到正常的利润水平,但生猪养殖的高利润阶段已经结束。辛国昌提醒养猪场户,要多关注农业农村部门的官方预警信息,不要以投机心态安排生产。

 

此外,新希望的债务问题也较为严重。截至2021年一季末,新希望短期借款达175.82亿元,同期货币资金为116.75亿元,无法覆盖短期借款。

 

7月15日,新希望发布《当年累计新增借款超过上年末净资产百分之四十的公告》。公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末,公司借款余额达600.15亿元,累计新增借款金额208.13亿元。长期借款方面,今年上半年的110亿元。

 

公司总裁频繁更换

 

业绩巨亏,股价下跌的新希望,在刘畅掌舵后,管理层出现频繁更迭。

 

2015年,新希望发布公告,刘永好的“托孤大臣”陶煦被免去总裁职务。2021年,另一位“托孤大臣”、新希望联席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春花也届满卸任。当时接任总裁的李兵,也是新希望老将,但其上任不到一年,2021年10月即申请辞去总裁等职务。随后,副总裁邓成随即接替李兵,成为总裁。任职两年多后,最终于2021年9月,即新希望扩产高峰期离职。

 

邓成离职后,随即就被另一家养猪企业天邦股份相中。时年57的天邦股份创始人及实控人张邦辉主动辞任董事长、董事、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职务,退居幕后,给70后邓成让出“掌门”职务,放手让邓成带领公司“二次创业”。

 

而新希望这边,在邓成离任后,与刘畅同为“80后”的张明贵担任新总裁。媒体对张明贵的评价是“搞地产的养起了猪”。公开资料显示,张明贵虽是新希望老兵,但其主要管理新希望地产。张明贵2014年接手新希望地产,5年时间,让年销售额从20亿元狂飙到600多亿元,此前并未有对养猪、饲料板块经历。

相关阅读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