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产品 >

石油生意被美国“搅黄”,俄罗斯用帝王蟹“反击”

来源:价格百事通 作者:丛非从 浏览:152 次 发布时间:2021-08-09 21:45

俄罗斯帝王蟹吉星高照,不但抱上中国和韩国的“大腿”,就连美国都来“送温暖”。

2021年,国内上海某马生鲜店里的一只1.5-2kg重的俄罗斯帝王蟹,售价599元,今年春节,因为疫情等特殊原因,相同规格的帝王蟹,某马的售价为1299元。

这也是为啥,俄罗斯去年,把自家海里捞上来的帝王蟹,超过一半,活着送到了中国和韩国市场。

剩下的另一半,原本并不被寄予厚望,还是按照“老规矩”,以熟冻蟹腿的形式,卖到日本和美国市场,却没想到也带来了惊喜。

疫情冲击了美国的餐饮业,却也点燃了美国的海产零售业。

2021年,美国的蟹类零售销售额创下了历史新高,整体上涨了60%以上,特别是帝王蟹,在这波行情中,成了耀眼的明星。

往年,美国人一般只会在餐馆点帝王蟹,如今,这种“冷门”的海产品,纷纷进入到家庭采购清单之中,疫情为美国消费者打开了海产新世界的大门,同时也让俄罗斯水产公司在美国发现了“新大陆”。

在纽约州,尽管大规格的熟冻帝王蟹腿每磅(一斤不到点)的售价已经高达28美元(180元人民币),但依旧没能阻挡消费者的购买热情。别看价格比中国的活蟹低,但还得考虑活蟹的运输成本不是。

3亿多人口的美国,有消费罗非鱼的中低端市场,自然也有吃帝王蟹的高端市场,而且美国的高端海鲜市场并不比中国的逊色多少。

虽然美国自己的阿拉斯加地区也出产帝王蟹,而且以前的价格还比俄罗斯产的高出不少,但现在却在竞争中失去了优势,因为在俄罗斯人花功夫,大力开发螃蟹资源的时候,美国人却没有跟上。

这其中的原因说得简单点,是为了保护渔业资源,但实际情况却是复杂又无奈。

美国的水产业本就在这次疫情冲击下,受伤严重。

餐饮业低迷的打击是巨大的,而且疫情的肆虐又给水产业开展正常的运营带来影响,美国在阿拉斯加地区最大的水产加工厂“海神叉”,因为疫情传播而关闭了整整一个月,最近才刚刚恢复开工,其他水产公司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2月17日,美国一艘水产加工船焚毁

再加上贸易战,阿拉斯加的帝王蟹在中国根本无法跟俄罗斯的帝王蟹竞争。

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美国人发财的地方多了去了,渔业只能算是个边缘产业。

美国人可以为了保护阿拉斯加地区的野生渔业资源,而禁止一切水产养殖,而且在去年5月份之前,几乎整个美国的海岸线都不允许水产养殖,说白了,就是美国人“不差钱”,可俄罗斯却没有这般奢侈的资本。

俄罗斯比美国更需要渔业来提振经济。因为螃蟹市场的兴盛,让俄罗斯人看到了希望。

这些年的俄罗斯,真的是太难了,虽然是资源大国,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一直防他跟防贼似的,自从苏联解体以后,就一直没缓过劲儿来,仍旧被摁在地上摩擦,经济的一大命脉石油更是被美国卡得死死的。

日本渔船在俄罗斯鄂霍次克海

看似翻身无望,但俄罗斯不会轻易就范,而是打算用渔业来扳回一城。

渔业资源替代石油?

要说世界上的石油大国有哪几个,那估计得用上两只手,但你要问渔业资源大国有几个,一只手就够了,而且能够跟俄罗斯相抗衡的,除了美国和加拿大,很难再找出第三个来。

再怎么说,俄罗斯这个资源大国的名号也不是盖的,只要把目光看向海里,就能发现俄罗斯周边,特别是远东地区,渔业资源那是真丰富,而且都还是经济价值高的欧美市场“硬通货”:狭鳕鱼、大西洋鳕鱼、太平洋鳕鱼、帝王蟹和雪蟹等,能够望其项背的,也就是拥有阿拉斯加的美国,和还有一匹瘦骆驼——纽芬兰渔场的加拿大。

渔业资源还能跟石油比?当然,因为鱼能当饭吃!

根据2021年的数据,全球有52%的水产品靠养殖提供,随着水产品需求不断增长和野生渔业资源的不断枯竭,我们只能寄希望于水产养殖业,而且有一个无法避免的事实是,全球水产品的价格将会不断上涨。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FAO)预计,到2030年,全球养殖鱼类和野生鱼类的价格都将会有23%左右的涨幅,如果俄罗斯能够有效利用手里的渔业资源,这自然会是一笔长久的好买卖。

光有鱼还不够

但想要做好这笔买卖却不容易。渔业资源,既然是一种资源,那就必须要经过开发才能利用。海里捕上来的鱼,只有加工成鱼片或者鱼柳才能卖,当然你也可以直接卖原料鱼,让别人去加工,但卖原材料跟卖产品相比,就会少赚很多钱。

山东的水产加工厂,产品出口欧洲

俄罗斯渔业现在面临的最大困境就是渔业相关的配套产业发展滞后,无法支撑其庞大的渔获量。俄罗斯的渔业资源基本都集中在偏远的远东地区,那里缺港口、缺加工厂、缺铁路、缺冷链设施,基本啥都缺。

在渔业最辉煌的苏联时期,俄罗斯人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解体之后,想要搞定基础设施建设就更是难上加难。

所以现阶段,俄罗斯的大部分渔获主要还是以原料鱼的形式,卖给中国和韩国的水产加工厂。俄罗斯自然不甘心,近几年开始发力,在远东地区进行水产行业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从开发北极航线、修建铁路枢纽到加工厂建设,各种建设项目一直在稳步推进中,但想要一口吃出像中国这样的水产业来,难度不是一般大,所以俄罗斯非常着急。

先拿帝王蟹开刀

对于投资见效慢的鱼类资源来说,帝王蟹给了俄罗斯赚快钱的机会。

因为突然爆发的以中国和韩国为主导的亚洲活蟹市场,让俄罗斯政府找到了来钱的途径。受限于原本实行的“分配制”配额捕捞制度,几个主要的蟹类捕捞公司,近15年来,一直在用旧船捕捞,沿袭传统的捕捞模式。因为无法获得额外的捕捞配额,这些俄罗斯蟹类生产商也一直没有进行必要的船只升级等投资。

俄罗斯政府急着挣钱,于是就在2021年下半年下了一剂“猛药”——将全国50%的各类螃蟹捕捞配额给拍卖了,共计4.6万吨,其中帝王蟹占到60%,也就是2.76万吨。竞得配额的企业能够使用该配额15年。

通过配额拍卖,俄罗斯政府确实挣到了一大笔“快钱”。政府从拍卖中一共获得了1100亿卢布(16.4亿美元)的财政收入,这笔钱甚至超了过俄罗斯全国20年渔业税收收入。

俄罗斯政府的这波操作不但有财政收入,部分购买“投资配额”的企业还得为获得的配额,进行相应的造船投资,还间接带动了远东地区的造船业,真是溜得不行。

随着远东地区渔业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其他鱼类配额估计也会执行相似的操作,当然,这又是后话了。

俄罗斯趁着市场繁荣,将帝王蟹生意的果实给提前收割了,也将风险转嫁给了企业。

配额拍卖前,俄罗斯捕蟹公司的利润率高达60-90%,但现在下降到了20%-25%。肉都被政府捞走了,好歹还剩下一口汤,也还算能凑合。

俄罗斯大型的蟹类生产商Antey Group在2021年的配额竞拍中,花费了大约5亿美元购得7000吨的蟹类捕捞配额,又承诺在5年内投资2亿美元建造7艘新的捕蟹船,换取了大约3000吨“投资配额”,再加上原本就能分得的配额,公司的总配额增至1.4万吨,有效期为15年。

Antey Group的副总裁Ivan Mikhnov在青岛召开发布会

“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投资!很多钱都是我们借来的,而且还是高利贷!”Antey Group的副总裁Ivan Mikhnov告诉媒体称:“现在,我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便是祈祷,祈祷中国经济欣欣向荣,千万不要出现任何问题。”

2021年的中国和韩国市场,也确实没有让这些下了重注的俄罗斯水产公司失望,而且还好事儿成双,美国市场也在今年给他们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对俄罗斯政府而言,这拍卖费收得也算是心安理得,也许还能趁热打铁,把剩下的那50%配额也给拍卖了。

精准“渔业扶贫”

近几年,我们国内一直在搞扶贫攻坚,倒霉催的俄罗斯,却一直在扶自己的贫。虽然西方世界对它的制裁让它窒息,但架不住它家里矿多,而且还有一个渔矿。虽然俄罗斯的渔矿开发暂时受到缺乏相关配套基础实的制约,但好在这些鱼,都是“硬通货”,只要能够进行可持续开发,就一定能够实现有效的利用。

美国人掐住了俄罗斯的石油管道,俄罗斯人又找了一条“鱼管”。这条鱼管跟石油管道相比,细了不少,让西方世界少了制裁的动力,毕竟美国对自己渔业也怎么上心,就更别说花心思去制裁俄罗斯的这门“小生意”了。

但一切还真不好说,如果真给俄罗斯渔业搞出大风浪来,到时候,欧美估计又得坐不住了。(完)

相关阅读RELATED POSTS